昨夜星辰

你好这里阿辰~
陆夫人散人死忠粉,陆散陆粉。
实况rps//伪装者//琅琊榜//全职
不定期推送以上相关

一口糖

【直播预告,有陆散陆向】
    刚刚散人直播了一个互坑友尽的操作游戏,可以4个人联机玩。但是直播的时候,他只和普通人两个人和两个电脑操作的人物在玩。我去看直播的时候他也刚刚直播了14分钟,但是我去看了三分钟【?反正就是只够领一次瓜子的时间】之后散人就不直播了_(:з」∠)_。
    这个游戏不知道为什么给我一种很像泡泡堂的感觉,但是还是很好玩啦!特别是散人玩的时候特别触(虽然最后还是普通人赢了)说话声音也特别苏,你们造吗【你走开】!
    就在散人快要结束直播的时候,重!点!来!了!
    散人说,两个人玩撕不起来,要不晚上喊夫人一起玩吧。
喊夫人一起玩吧
夫人一起玩吧
一起玩吧
玩吧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!炸!啦!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,散人要和夫人同屏玩游戏了(*´艸`*)哦哦哦有生之年啊!而且想到之前的鸭王争霸赛录成视频发了出来,这次视频说不定也会发出来,我就开心得不能自已啊!
预计晚上会有一大波糖袭来!然而我晚上可能并不能看直播。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我爱的cp终有一天会发糖的。嗯。❤❤❤
晚上能看直播的GN们,千万不要错过。

说着怀疑是不是会继续的我立马又关注了一个画陆夫人的画手_(:з」∠)_

都是手!都是手的锅!→_→


【以下内容带负面情绪,慎重!】

【以下内容带有cp,慎重!】

    我……有点……cp洁癖……

    虽然说不上升真人,但是我真的还能好好爱着陆散陆吗……满脑子都不太对。这样。

    今天一上微博整个人都不好了,好多人在求视频求录音。

    其实陆夫人亲谁都没问题,只要他喜欢。所以他喜欢道长吗?

——如果喜欢。

    目测表白是没有的,就先亲了,这进展真的走霸道总裁路线啊!然而……我觉得,道长虽然一直很开放很污,但要说真的,可能还是喜欢女孩子的可能性比较大。当然如果两情相悦我就太开心了!

——如果不喜欢。

    不喜欢……为什么要真的亲呢……是窝太落伍了吗😂?一个舌吻而已,算不了什么,这样?

说“你敢不敢XXX”的情况太多了,霸道总裁还只对喜欢的人以吻封口呢。

    夫人和道长平时都玩得很开,以前去补12team的狼人杀、天黑请闭眼【?】等等的时候也听道长叫陆夫人“太太”,听夫人说“所以人兽,今晚我上你下”。当时(作为一个陆散党)稍微有点忧桑,但是是朋(基)友嘛,气氛好就好啦!陆夫人能在12team里融入得那么好,窝开心极了。

    不喜欢怎么能说亲就亲呢?一直以为,吻是一个人内心情感的溢出。不知道这是不是陆夫人的初吻。哈哈,我希望不是,我又希望别不是。可笑。

    但是今天,这什么情况?我下午不在直播间,也许夫人喝酒了?也许夫人被道长的嘴炮降低了防御值?Anyway,直播还开着……就亲上了,真的好吗_(:з」∠)_

    万万没想到,看过无数高尺度的文的我,居然真的接受不了三次元的一个吻。知道这事的时候,心里咯噔一下。昨天我最喜欢的语文老师和我说,人不变是不可能的。当时心里一痛,就想到了我所喜欢的陆夫人和散人,陆散陆。现在呢,也许只能说,是曾经的陆散陆给我的感觉。

    我喜欢的,究竟是什么?要说我喜欢的只是他们一起玩游戏的感觉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走过去年半糖半刀的日子,被官方劝着别萌,我依然爱着他们和他们的cp。走了这么长的路,第一次有怀疑的感觉。

如果陆夫人是这样的一个人的话,我还会这么喜欢他吗?好像话说得有点重,也许这并不算什么?你看,我还在说服自己相信这不算什么。哈哈。

    如果我发现我喜欢的是从前的陆夫人,从前的陆散陆,我还会喜欢他们现在的互动吗?万一——我是说,万一,我不喜欢现在的陆夫人了,又会有怎样的变化呢?

    希望这对夫人的人际关系别有什么坏影响,希望除了我都别觉得这算一件大事(如果夫人真的喜欢道长另当别论),希望……能有人说服我。
觉得我玻璃心请说!不用客气!有逻辑不对请说!我特别想推翻这些。

【因为想听评论所以打了TAG,不妥请说,删】

【想听你们的想法!什么都好!】

【陆散陆】旧闻

*实况RPS请勿捅给真人

关键词:消逝

万点粼粼澄碧天,一湖瑟瑟照斜阳。

执子之手指犹热,黄粱一梦枕未凉。

遥想当年相识日,未语先笑不曾防。

千次回眸修得缘,三生石定交集长。

东北好汉陆之遥,为人性直不肯让。

豪爽义气行江湖,事事过目即不忘。

年近而立无家室,未见心上人模样。

语重一分舍不得,温情似水柔满腔。

眉目含笑自不觉,心头微澜情丝漾。

渤海走出俊少年,姓肖名尧人皆仰。

愈挫愈勇稳准狠,百花丛中只身往。

千种机关皆能解,万般险境不怕闯。

只因彼心知此心,相交相伴不怕浪。

红日初升相约出,新月高悬入梦乡。

可惜流言蜚语多,可怜双向情丝藏。

可恨年华似水逝,可笑每思泪满裳。

逝者如斯空余叹,此情追忆已成惘。

忽闻谁家箫声起,不知何时华灯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年度巨制【并没有】,为了押韵我已经狗带了_(:з」∠)_欢迎提意见!有好多不足见谅!

最近炒鸡忙,但是看到这个关键词特别有感觉,于是就有了它,赶着截稿时间,现在00:43【望天】

依旧求评论(ฅ>ω<*ฅ)希望大家喜欢~

【陆散陆】一路走来

*实况rps请勿捅给真人

     又是刷cp,肖尧看着弹幕有点心烦。 开始只是零星的几条,他也就没怎么管,毕竟他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,观众那是觉得他俩气氛好呢!所以尽管心里有点别扭,肖尧还是没做什么。但当他今天再打开视频的时候,几乎是被吓了一跳——满屏都是晃眼的弹幕五彩缤纷地爆炸,“陆散大法好”“如果这都不算爱”……如此诸多。 肖尧试着屏蔽了一下关键词,好家伙,弹幕瞬间少了三分之二还多。肖尧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看着屏幕中孤零零的白字:“散陆的只有我一个人吗QAQ”,哭笑不得,这都是嘛(四声)!现在的小姑娘怎么兴趣爱好这么独特呢,想象力还这么丰富,能行么!况且,自己是个彻彻底底的直男,从小到大还都没传过什么绯闻,妹子的手都没拉过。“女人是魔鬼,咱不谈恋爱,咱拿奖学金。”得,就是与恋爱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一个人,居然和一个大男人凑成cp,竟无语凝噎。而且肖尧还有一点不太满意,那就是无论什么cp向,优散陆散岚散乐散,他肖尧怎么就排在后面了呢,毛笔玩意儿。要是散优散陆还可以接受,真男人!——啊呸,说得都是嘛,像真基似的。

     于是肖尧改了签名——喜欢女孩子。下回录视频的时候顺便说两句,别老让这种弹幕影响心情。 话虽这么说,可抵触心理在界面关掉时也就消散殆尽了,该关系好的依旧关系好,玩得开的照样玩得开——比如和陆夫人。

     肖尧打开YY,发现陆夫人已经在了,正和一群妹子聊天,一句话说了一半。“……散人他把视频弄丢了,准备重玩一次。” 肖尧看着评论不停地上滚,“夫人这语气像宠女朋友一样”,然后一排“+1”“原来不是我的错觉”飞一样掠过。他心里排斥了一下,没说话,想避开这个尴尬的时候,等夫人反驳完再开口。但陆之遥却没有准备反驳的表示,甚至又加上一句“没办法,小公举嘛!”

     “什么鬼,还小公举!”肖尧见陆之遥反而越描越黑,终于开了麦。

     陆之遥听见肖尧的吐槽,嘿嘿笑了一下,就联机打游戏了。

     “3,2,1,大家好这里是神奇陆夫人。”

     “嘿大家好,我是散人~今天也是顺从着选了紫色,你的象征色。”肖尧操纵屏幕上的紫色小人绕着“ladylu”上上下下地蹦跶。

     “说得好像……!”对面又好笑又好气的声音传来,另一个紫色的小人儿差点绊个跟头。

     “嘿嘿,走吧。”“sanren”在关卡门口鬼畜地缩着脑袋,又蹦跳着喊“HELP!HELP!”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 这以前肖尧很少玩这样需要大量解谜和背板要素的游戏,特别费脑子。但和陆之遥一起玩就不一样了,可以随便浪——反正夫人负责动脑子,我……负责动嘴。就算一不小心玩脱了,那人也会不厌其烦地回来陪他玩,最多宠溺地说上一句:“你呀……”都算不上抱怨的话语,隐约能想象到他含笑的眼睛。

     玩到一半肖尧就被查水表了,默默打着游戏不说话。

     他的小人回过头蹲蹲蹲,那人心领神会:“啊你等着我把石头运过来。”

     他的小人摆出姿势,陆夫人瞬间会意:“不不不我先扔你——嘿!”

     他的小人鬼畜地蹲,夫人毫无障碍:“你先走,我……死过去。”

     他的小人一跃而过,挥舞着手臂进了传送门,陆之遥终于急了:“哎宝石没吃全!你别!”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去吃了隐藏宝石,恰好刷出关卡。

     “不是跟你说还有个宝石么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 “相—信—你。”不敢大声说话的肖尧将音量压到最低,听起来如同情人间的耳语一般。刚说完,他就意识到弹幕又要不对,可话已经说了,而且……这一句话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 也许自己并没有那么讨厌陆散?不,果然还是有奇怪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 逝者如斯,日子一天天流淌着。肖尧还是不时联机打打游戏,看看自己的视频,也看看别人的视频。这个别人,有两个出现频率很高的名字,一是陆之遥,二是优瓦夏。优瓦夏是个网名,他从没告诉肖尧自己的真名【注1】,肖尧也就没有问。看完他的视频,肖尧多半要拉开评论敲上两行。但看陆之遥视频的时候却不。他会拉开评论,但只看不说。因为他总有一种无可名状的情感萦绕在心头——即使他不评论,陆之遥也会知道他看了的。肖尧在看见一条“散人难得评论陆夫人的视频,简直从不发糖QAQ”的评论时,愣了一下,然后将光标移向评论框,修长的双手搭在键盘想小小“发个糖”,犹豫半天却不知道发些什么,只是盯着光标不停地闪动。

     说什么呢?

     好,用心?不行,太客套了。

     我正想玩这游戏呢。不行,好像昨天YY已经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 太有意思了,来联机吧!倒是可以,但是不说也会联的呀。

     肖尧的小指在L健上有节奏地敲击着,愣了半晌也没打出一个字来——算了,还是不评论吧。


     日子又过去了很久,也似乎只是短短一瞬,肖尧已经能面不改色地看着刷cp的弹幕,尤其是在陆之遥的视频里。他从来都不在乎什么cp问题,弹幕也就随性许多。打开陆之遥视频的时候,肖尧觉得,如果“散人”真的和陆夫人或者其他男性角色在一起,他也不会有多反感了。

     “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坚持优散么!”一条弹幕飞过。

     这人能行么,怎么在这里刷其他……肖尧想到一半,忽然愣住了。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为它出现的位置而反感,而是它的内容。

     也许自己对弹幕的宽容,只是因为它们在说自己和陆之遥。

     也许自己只是不反对“散人”和陆夫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 也许自己……真的喜欢陆之遥。

     “嘿,散老师!”普通人在YY喊他。

     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 “散老师!发什么呆呢?”

     “依我看,多半是单恋着个妹子呢~是吧散仙儿~”调侃的、熟悉的声音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 “毛线,我喜欢陆……”肖尧回过神来,心虚的话脱口而出,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 普通人靠灵敏的第六感,爆了手速把肖尧拖进小黑屋,不一会儿陆之遥也出现了,但没说话。

     “散老师,你刚刚说啥?真有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 肖尧看着陆之遥依旧不说话,心情却很平静。破罐子破摔,真男人,不要怂!

     “我说,我喜欢……陆夫人。”

     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 肖尧镇定地看到陆夫人什么也没说就下了线,仰头去看窗外惊飞的鸟儿。果然,是这样吗。还是不应该……破罐子破摔呢。


     三天后的清晨,肖尧极不情愿地把自己从被子里拔出来,去开了门。他有点发红的眼睛错愕地看见陆之遥逆光站住门口,温柔地笑:“肖尧,我想好了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
【注1】散人不知道优大的名字是我瞎说的

——————

啊,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我想表现的东西呢【笑】

有时候觉得坚信自己不会喜欢同性的人,一旦真的发现了会很快接受,反而是平时开玩笑厉害的人需要时间考虑。这样。

勉强赶上投稿,_(:з」∠)_


您关注的用户正在期中考试,请周三后再等待更文_(:з」∠)_


【陆散陆】渤海有鱼

*实况RPS请勿捅给真人
     渤海有鱼,其名逍遥,修炼不知几千年也。得天地之精华,承日月之润泽,化身为人,名曰肖尧。

     眼下肖尧正快活地开着麦打着游戏。从鳞片变过来的手指修长而光滑,带着海浪日复一日浸染的柔软,敲起键盘来比一般人类都要灵敏许多,玩起游戏来也特别顺手,常常是硬生生地把游戏从impossible玩成easy模式。于是在第一个系列视频传入网站的不久以后,肖尧迅速地跻身游戏区知名主播行列。     

     “好,这个地方呢,我们一个小跳过来——看见没,这就是高手(sou)!啊好,那这个游戏就结束了,我是散人,拜拜~” 看着弹幕姬一片“散人白白~”“手残哭晕在厕所”“散老师66666”,散人忍不住傻笑了一下,结束了直播,惬意地伸了个懒腰。 最后看了一眼YY,只有萝卜和普通人在闲聊。散人忽然觉得口干,准备去倒点水,无意中向窗外看了一眼,却不觉忘却了动作。

     这时已是日薄西山,火烧云汹涌澎湃地累积着,又厚又重地铺满了天际。暮风吹起红云,如潮水般漫卷。透过窗看去,恰能看见瑰丽的紫红色云霞在摇摆不定的树梢间燃烧,给枝枝叶叶都嵌上金边,仿佛是这树燃起的火焰似的。

     也许在某些平行世界里,肖尧只是转身走进了厨房,倒水润一润嗓子,但我们应该感谢这漫天红霞拖住了一分二十秒。有了这平凡而普通的、仅仅八十秒的时间,肖尧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(鱼)生道路,也才有了接下来我们所看到的故事。

     肖尧静静地看着这晚霞,莫名觉得熟悉,十秒。

     他想起幼时余晖照映海水浑然一体,他兴奋地从深水跃上海面,金色的鱼尾带起晶亮的水珠,二十秒。

     他想起日复一日修行时观察晚霞透过水面折射出的光芒万道,三十秒。

     他想起终于化身人鱼的那天,他浮在海面,错愕地与一只雄鹿四目相对,四十秒。肖尧开始傻笑,忍不住又想了下去。

     鹿不知是否融合了夕阳的光辉,浑身呈淡紫色,矫健的身姿在看见肖尧——不,那时还叫逍遥——后紧绷着,显现出饱满有力的肌肉;一身光滑的皮毛熠熠闪着光,好像是从画中走出的神鹿一般。小逍遥正不知如何是好,它忽然扑哧一笑,大概是看小逍遥愣愣的表情太过好玩,身上的线条也柔软了下来:“哈哈哈哈哈,建国之后不许成精,你咋回事啊?”——合着还是东北来的,肖尧心想,当时自己倒是完全没发现。时钟还恪尽职守地响,五十秒。

     小逍遥倒是没愣多久,张口就来:“嘛玩意儿,你不也跟我一样,还说我!能行么!”说着眼睁睁看着那鹿一跃变成了个精神的紫发少年,只好不甘心地甩了甩没能化形的尾巴。秒针与12重合,一分钟。

    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,肖尧惋惜地想。逍遥化形成功前的时间都和少年在一起,听他讲在森林里躲避野狼,在小溪里洗红彤彤、脆生生的果子,在来海边的路上和形形色色的人类打交道……逍遥听的入迷,一人一人鱼常常聊到日暮还不尽兴。这时少年就半真心半玩笑地说:“要是你能化形,还能带你去林子里看看,保准你~今夜做梦也会笑~”然后瞅瞅逍遥的尾巴摇摇头,惹得逍遥次次甩他一脸水。摸着鼻子的少年湿淋淋地大笑着冲他挥手告别,逍遥却也忍不住地暗自向往着少年所描述的陆地上的生活。

     逍遥在化形成人前度过了一段很长的沉睡期,连着许多天都没有浮上海面。他不知道那少年是否一直在等他,总之当他醒来,第一次以人的形态跃上海面时,那少年还在。他的头发长得很长,还有点卷曲,柔顺地垂在肩头;脸上显现出温柔而憧憬的笑容,自言自语着什么。在逍遥兴奋地一路小跑时他站起身,变回了一只鹿,满是快活地对逍遥说:“来,带你去森林。”

     森林一点也不比少年描述得乏味,两人一直玩到傍晚。当云霞浓墨重彩地染红天边,少年用手指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下“肖尧”,转而抬头冲逍遥笑:“我都帮你想好啦,以后你就叫肖尧,多好听!”

     肖尧无语,忍不住回了一句:“毛笔玩意儿,本来就这发音好么!”然后伸手也写下那少年的名字,转回头与他相视而笑,黯淡了云霞燃起树梢的火焰,时间也放慢了流逝。他们的手不知何时十指相扣,不算很紧,却如此难以分开。

那也是今天这样的晚霞,肖尧终于找到那抹熟悉感。他还记得,那少年的名字叫——

     “大家好,这里是神奇陆夫人。”YY闪着熟悉的音色。

     时间截止,八十秒整。

     且不去管肖尧又惊喜又疑惑的搭话,也不去看后来的故事,只是没有这晚霞的许多平行世界里,肖尧被各种各样的理由留了下来,全都听到了电波里熟悉的声音。所以,肖尧与陆之遥的相遇,也许是注定的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这篇文简直脑洞极了,窝都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……

欢迎勾搭www

文力不足见谅_(:з」∠)_

【陆散陆】Untrue

*实况RPS不要捅给真人
     肖尧看见远远地似乎站着一个人,他的背影是那样地熟悉,令人安心,挺拔而坚定。但是……是谁?

     心脏莫名地跳得很快,不想让他靠近。但他的动作不受控制似的,恍然间就迈出了一步。似乎是肖尧常年的训练作用,他的脚步无意识地很轻,一点也没有惊动那个人。

     那人就在不远处了。狭长的街道上只有他和他目前的一团黑影,影影绰绰似乎在发抖。不远处有一只乌鸦停在灌木丛颤动的叶尖,棕黄色的眸子好像直盯着肖尧,不由得使他一颤。一个场景在肖尧眼前划过,他猛地想起了什么:这里……他仿佛曾经来过。但是……不,停下来。肖尧为了转移注意力似的,专心去看那人。

     那人墨色的军装在逆光处显现出一点棱角,头发在夜色中晕着神秘的紫色。肩宽背阔,四肢修长,即使是在这样寂静肃杀的气氛,肖尧的脑海中也瞬间浮现出他正面英姿飒爽的样子。

     但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了,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:不会是……诶哟我滴妈,跟谁学的立FLAG技术,能行么!

    肖尧随即为这个念头感到好笑,但那个熟悉的背影又一瞬间填满了脑海,抽紧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 肖尧赶忙再次靠近。屏气凝神,近一点、再近一点——

     不。

     不要。

     肖尧脑中一片空白:怎么可能是他。

     略低着头,额前的碎发遮住漂亮的紫晶色眼眸,看不清表情。他深深地地喘着气,双手紧握着渗出银光的枪,手指被勒出白印,却丝毫没有颤抖。

      远处传来古钟深沉的吟唱声,经久不息地在寂静的一隅回荡。月光绽放在他的发上、肩上、修长的指上,穿过他起伏的胸膛照亮他轮廓分明的、长长的影子。一阵晚风呼啸而过,肖尧的心头并指尖都凉了个透:这,是令他最头疼的犯罪现场。

     他想起余凯对陆之遥怀疑的眼神,和意义不明的那句话:“嫌疑人,说不定就在我们周围呢。”

     恍惚中余凯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,不怀好意地笑着开口:“看见了吧?”

     肖尧蹲下身抱着头,痛苦地皱着眉,却什么也摆脱不掉。

     缓缓收紧。

     “呯。”

     肖尧猛地睁开眼睛,顾不上刺眼的阳光收缩他的瞳孔,侧身抱住了半梦半醒的那人。

     “肖尧你……”陆之遥的话语在舌尖打了个转,转而化为搂住青年的脊背,轻轻地安抚,“多大人了还做噩梦,啊,不怕不怕,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 “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 肖尧倾听着两颗心脏的跳动,侧脸在那人的脸颊上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 怎么可能发生呢,我真是个傻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
@实况RPS综合cp向48小时 
终于克服了懒癌,写出了第一篇不为应试的文T^T,给了陆散陆非常开心~
散人的名字用了墨墨的设定(ฅ>ω<*ฅ)
文笔渣,看过的菇凉留个足印呗~_(:з」∠)_

陆散不毕业不毕业不毕业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(ง •̀_•́)ง

就算以后怎么怎么样了,啊,也不毕业,坚决不毕业。

官方有(旧)糖,同人有文有图,毕什么业!╮(╯▽╰)╭

这里阿辰